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感恩中国www.owecn.com

 
 
 

日志

 
 

直接捐赠: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2012-05-03 01:09:33|  分类: 焦点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直接捐赠: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1
2012年3月3日,家住贵州山区的孤寡老人张友福老人穿上了新衣服,睡上了新床,还喝上了做梦都在想的水。由于老人年老,没人照顾,常年来一直穿着非常破旧的衣物,睡在地上,由于老天总不下雨,再加上没有力气到远处取水,张友福一直为喝水发愁。
直接捐赠: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2
由于到张友福等贫困人群所居住的村庄不能通车,感恩中国网的志愿者,一行几十人,徒步走了1个多小时山路,把物资送到老人的家中。
直接捐赠: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3
兴发小学是一所山区小学,因为家庭贫困等原因,很多学生没有基本的学习用品。通过感恩中国网牵线,爱心人士给这里的孩子们捐来了字典、文具、牙刷、校服等学习和生活用品。

直接捐赠:没那么简单

受连续几起负面事件影响,中国慈善机构的信用遭到重创,捐赠额急剧下滑。2012年4月5日,福布斯中文版第七次发布中国慈善榜,100位上榜企业家的现金捐赠总额为47.9亿元,同比下降41%。与之相对的是,企业家们更喜欢成立自己的基金会,或在大型基金会、慈善会内部成立自己的基金。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去年慈善总额在下降,但直接捐助的金额却在上升。据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信息部的数据显示,受事件影响,去年6月—8月以慈善会和基金会为主的NGO接收到的捐款,由3月—5月的63亿元缩减到8.4亿元。但与此同时,政府接收到的捐款以及受助个人直接接收到的捐款却在上升。

随着慈善机构多年树立起来的信用被动摇,民众开始寻找更可靠的捐助模式。一对一的直接捐助因其透明、公开的特点,深得民众推崇。感恩中国网站的创始人张仁杰认为,直接捐赠对推动慈善走向公平、透明是很有意义的。

感恩中国网作为一个联系捐助者和被捐助者之间的纽带,一个支持一对一直接捐助的平台,主要开展贫困人群的救助、贫困生的助学捐助、贫困地区的物资捐助等多方面的捐助活动。通过这个平台,平均每年有几百个贫困家庭收到爱心人士的帮助,五千多名贫困学生获得助学捐助,物资捐助方面的受益人每年达到数万人。“这种看上去直接明了的捐助方式,其实并不简单。”张仁杰说。

“慈善有问题很正常” 

慈善机构出现的种种问题,张仁杰认为是可以理解的。“感恩中国走了八年,现在才有了相对完善的捐助机制。慈善有问题很正常,这些机构遇到的问题,中国大多公益机构都遇到过。” 

单拿捐建学校这个项目来说,为了完善监管体制,感恩中国也曾经走过很多弯路,到目前为止,捐助方式已经换了4个版本。 

2005年的时候,感恩中国组织一对一捐建学校,当时张仁杰对公益、慈善并不太了解,有人要捐建学校,他就找了一个自认为比较可靠的人来监督建校。结果这个他认为很可靠的人还是贪污了部分建校的款项,一块砖原本5毛5分钱买的,报账的时候却说是7毛5分钱。 

后来他又委托一个在政府宣传部工作的人来监督。“他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工作也很稳定,所以感觉他比较可靠。”张仁杰回忆说,但后来项目还是叫停了,原因是“他老婆跟别人跑去美国了,他拿着捐款就追去美国……” 

到底派什么人去监管最可靠呢?这成为了制约公益项目落地的关键因素之一。最后他们决定让捐赠方派人去监督,风险由捐助者自己承担。但还是存在问题,因为整个项目都是捐助方派来的代表一个人说了算,仍然不能完全避免腐败问题,“企业派去的人也贪,用的钢筋全部都是脆钢,手一掰就断”。 

现在他们又开始改良,和教委签合同,让质监站、监理一起监督。“这有一个好处,方便建好的学校移交给政府。因为学校最后是要移交给当地政府的,移交时要经过县教委、监理、质监站的层层审批。”张仁杰解析说。现在他们每捐建一个学校,项目书上必须盖六个章:县教委、县质监站、监理、乡政府、捐赠方、感恩中国,六方共同监督项目落地。 

但风险还没有完全消失。有的企业刚开始承诺捐500万元建一个学校,400万捐出来以后,可能会由于公司资金紧张,剩下的100万捐不了。为了不让建了一半的学校成为烂尾楼,他们还得想办法,找人把这100万补上去,这是一件很被动的事情。 

物资捐助方面的问题就更多了。虽然不停地改进衣物派发方式,但问题还是存在。“很多真正贫困的地方交通极不便利,运输时间非常长,就算运到村,也不能保证最困难的人能拿到物资,尤其是那些瘫痪在床的人,走不动的老人。”对此,感恩中国感到很无奈。 

比如,他们在贵州的一个山村发放衣物,由于山区没有路,车进不去,只能将物资卸在公路上,请四十多个村民,爬了四个小时的山,把衣物运到村里。到达的时候,志愿者已经非常疲惫,天也快黑了,情急之下,只能让村民自己整包地领取,无法进行合理的分配,而当地村民思想比较落后,当拿到不适合的衣物时,也不知道和别人交换,最终闲置或丢弃,造成浪费。而最贫困的家庭,由于行动不便而不能到达现场的,就没有领取到物资。 

还有,他们给牧民发放棉被,一床299元钱,如果图省事,很简单,让村长安排人发,一千床刷一下就没有了。“我们进户看,发现有的家里堆了好几床棉被,还说自己家穷。”张仁杰马上叫停,亲自送下去,把棉被送给真正可怜的老人,“但为了送这几床棉被,我们开了4个小时的车,油钱也要两百多块钱,这些成本怎么弄?” 

这几年有一件事让张仁杰觉得很惆怅:真正的边远山区他们走不进去。那里有的村还没电,接不通电话,邮局也没法送,没人愿意去,条件太艰苦了。“这些地方怎么弄?只能放弃,捐助以失败告终。” 

这个世界没有完美,做公益、慈善也一样。正如感恩中国一位全国监督志愿者大仙说的,“其实公益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我们不可能救全世界的人,但是如果我们碰到了,就伸一把手。虽然还存在很多问题,但是只要能走下去,已经很好,很多时候不可能像企业管理那样,那么讲究绩效。”

“不能完全透明” 

为了让整个捐助过程公开、透明,张仁杰需要亲自到受助者的学校或家里了解情况,拍摄图片、收集文字资料,然后整理刊登在网站上。不会刊登未经实地考实的求助信息。但他慢慢发现,并不是所有的信息都适合公开。 

“不是因为害怕捐助者监督。我们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捐助者捐完款后给被捐助人打电话,问捐款收到了没有。过了一段时间后,被捐助人又主动给捐助人打电话,说他们还很可怜,还很缺钱,让捐助者继续捐钱。这学问大了,所以不能完全透明。”张仁杰介绍说。 

曾有一位被捐助者,把所有给他打过电话的捐助人的电话都记了下来,之后又给每个捐助者发短信,说现在又生病了,需要钱看病。捐助者接到短信后觉得有疑问,打电话到感恩中国网站了解情况,感恩中国网站的工作人员给这个被捐助者打电话才知道,之前因为他有残疾不方便到邮局取款,所以捐款的收款人是他养父,养父收到钱后就自己留下了,不愿给他钱看病,于是他想给自己开个卡,让大家再给他直接捐款。 

人们提倡一对一直接捐助,是觉得这种方式公开、透明,捐助者很清楚自己的钱到了哪里。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这种方式也存在不透明的地方。“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捐助者是各自为政的,互相之间没有交流,求助者获得了什么人的捐款、收到多少捐款,只有求助者自己知道,所以监督还是出了问题。”张仁杰解释道。 

直接捐赠最大的缺点是盲目性较大,比如求助人可能只需要5万元,大家可能捐了几十万,造成资源的浪费。 

几年前,张仁杰看到一家人过得太可怜,就把他们的经历和电话号码公布到网站上。第二年,当张仁杰去回访的时候,被捐助者的妻子扑过来咬了一口,说他是骗子,把她的男人骗走了。“当时我很生气,我说我一个大老爷们,要你家男人干什么?”后来张仁杰才知道,原本5万元能解决的问题,最后接收到了50万的捐款,她老公拿着钱跑了,在城里买了一套房,又找了一个年轻的老婆生了个儿子不回家了。 虽然这只是个案,但也说明了一个问题:一对一直接捐赠不是很多人想象的那么简单,只要捐助者把钱给被捐助方就结束了。虽然感恩中国只是搭建起一个捐助者和被捐助者之间的平台,不直接经手物资,但他们会控制一对一直接捐赠的捐款量。例如一个被捐助者需要10万元,他们就呼吁大家捐10万元,捐助数量够了,马上就停止捐款,而且捐助者必须实名制。

无管理费背后的高成本

在很多捐助者看来,一对一直接捐赠有一个最大的优点是不收取管理费,捐助者捐赠的钱能分毫不差地落到被捐助者的手里,但为了落实捐助者这样美好的愿望,可能众多志愿者要为此无偿付出。

有人认为,一些基金会或慈善组织收取15%的管理费高了。对此张仁杰不认同,他说:“如果将感恩中国实施捐助的所有工序都量化为成本,接收100块钱的捐款,提40块钱的管理费都不多。现在大家都在呼吁慈善机构公开所有捐助信息、项目信息,但问题不是他们想隐瞒什么,而是他们不敢弄,因为信息完全透明要投入的精力太多了,他们弄不起。”

按照感恩中国的捐助程序,从与当地的政府沟通,寻找需要帮助的学校和学生,到采集完学生信息,大概需要十多个工序,当这些资料收集完毕,还要经过筛选、整理图片、录入整理资料、做成档案表、发回学校核对资料、做结对函、刊登、捐助人审核、结对等等。

更麻烦的是,两个月后,有10%左右的孩子会因为各种原因结对不成功,比如一些人承诺捐款后来又不捐,有的捐助者说捐完了,但可能由于地址写错了,学生没有收到捐款,还有的捐完了没有通知他们,这些都要重新核对,把没有捐赠成功的孩子重新提出捐助。

捐款成功后,学校发款的时候一般要组织一个仪式,把老师、学生还有家长都叫到学校进行发款,现场拍摄领款照片并发到网站,整理完毕后再刊登在回访上,这样整个过程才是完整的。这些全部加起来,他们算了一下,一个助学捐款前后需要走超过30道工序。

虽然捐助一个孩子只有600块钱,但是背后的工作很庞大。“就算处理一个捐助的一个步骤只需要5分钟的时间,全部下来至少牵扯到30个志愿者,费用估计600块钱都弄不下来。”感恩中国网捐助负责人鲍姐说,“如果一个员工每月工资3000元,一天100元,工作8小时,最多就打几十个孩子的资料,这只是30多个工序中的一个,全部算下来成本太高了。” 

一些捐助者对感恩中国的捐助方式有意见,“去邮局汇款多麻烦,不能通过银行吗?”但网站坚持使用邮局汇款的方式,原因是只有这种方式能直接了解捐助者和被捐助者的信息。

他们碰到过这样的事情,捐助一个学校一百多个孩子,要求邮局汇款,但好多捐助者跟校长说不好汇,要求把钱直接打到校长的账号。当时那个校长没有经验,就给了,结果接到了7个不同账号的捐款,但由于银行汇款不提供汇款人信息,不知道款是谁汇的,要捐助哪名学生。后来为了核对这7笔捐款,志愿者从一百多个捐款人中一个个核对,最后才把那七个捐助者的名单扒出来,折腾了很长时间。

“很多人觉得我们的捐助方式太繁琐,但是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就更没法弄了。如果每位捐助者都能按照我们的捐助须知那样做,我们志愿者的工作会少得多。”感恩中国的工作人员说。

现在感恩中国一年新增的助学数量约五千人,同时每年叠加,“因为助学有延续性”,如果第一年5000人次,第二年总数就达到一万人。这意味者需要庞大的人力、物力投入。

他们曾经算过一笔账,如果折合成费用,单纯办公室这一块,租金、人员工资、食宿费、接待费、交通费和设备费,一年的运营费至少要100万。如果再算上其他志愿者的隐形成本,费用还会庞大得多。

感恩中国走的是江湖道

现在感恩中国每年的运营费用只需几万元。为什么他们的实际运营成本会这么低?因为他们的绝大部分的开支都是志愿者承担的,甚至办公室也在一个志愿者的家里,这几万元主要是张仁杰在外面跑的必须开销。

张仁杰认为,感恩中国最大的优点是走江湖道,靠哥们。“到一个地方,首先我会跟当地政府打声招呼,告诉他们来的目的,如果政府能管食宿那就更好,但又必须保持独立性,不能违背这个原则。”

在外面跑,按照常规开销,他一天要400元左右,但由于很少住旅馆,经常直接住在别人家里,跟当地农民一块吃睡,还跟着别人蹭车,所以他一天的开销只需几十块钱。

全国监督志愿者大仙将张仁杰的这些做法归结为江湖道。她说:“如果单纯的慈善,可能捐了钱,就觉得事情做到位了,这是过去对公益慈善简单的理解。如果按照企业管理的模式,必须建立激励考核机制、建立激励、监督等一系列机制。但张仁杰的做法是介于两者之间,既有非常正规的做法,也有不需要说得那么清楚的地方,介于透明和不透明的地带。其实在这个地带,一个网站作为联系捐助者和被捐助者之间的纽带,起到了过滤的作用。” 

大仙曾经和张仁杰合作做项目,“比如小女孩内裤项目的具体落地,这个过程真的很难,并不是把内裤分发给每个孩子就结束了,还要教会她们怎么穿,每个班建立简单的监督机制监督她们穿,否则就无法达到捐助者想要达到的效果。”

这中间她经历了许多艰辛,也真正体会到,公益也好、慈善也好,绝对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是你愿意花时间、花精力,碰到跟你有缘的人,跟你一起把这个事情坚持做下去。只有这样,项目才有落地的可能性。“正因为张仁杰采用了江湖做法,才能把项目落实到目前这个层面。”

而这些有缘人,就是感恩中国的志愿者们。这个平台之所以能够低成本、高效的运作,是因为这里有一大批疯狂义工,张仁杰是其中带头的。

他们曾经捐助过玉树东坝乡的一些学生,那里的老师骑两天的马赶到县城,就是为了帮学生取款。现在那里的路修好了一点,但也要七八个小时才能到。其中的开销,全是老师在承担。

捐助者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有句话说得很有道理,通过我们这种模式捐助,最大的受益者不是被捐助人而是捐助者。他们通过这个平台奉献了爱心,帮助了需要帮助的人,这中间的快乐和收获,只有捐助者自己最清楚。”张仁杰说,“捐助者不用承担一分钱的项目运作费用,所有捐款都直接给了被捐助人,捐助者心中会很踏实。这些隐性成本都由这些志愿者承担了。”

大仙开玩笑说,张仁杰不是人,因为她觉得一般人用不好这种方法,“他可以和任何人打成一片。别看他是一个人,其实他是一个魂,能牵动着全国很多人跟着他做这个事情。”

这个模式值不值得推广?张仁杰持保留意见。因为他觉得中间牺牲的人太多了。他坦言:“对志愿者来说太不公平了。”

感恩中国现在几个人承担着一个庞大团队的角色,成本很低,容易存活。但从长远的来看,这种方式并不可取的。张仁杰害怕有一天自己不在了,这个平台就可能没有了,那些还需要助学的孩子怎么办?“所以现在我忙着带人,只要能培养出几个精英,就能继续接手做这个事情了。”

曾经,有一位爱心人士想支助这个平台一千万,让张仁杰招兵买马,弄个办公室,请一两百个员工,配备必要的办公设备,组成一个专业的团队,但最终被张仁杰谢绝了。因为他们觉得这种模式不一定稳定,“一旦这个人撤资,这个平台就会轰然倒塌,一点都救不起来,我们不做了没关系,身后被捐助的几万孩子怎么办?现在我们不存在这方面的担忧,因为我们的运营成本真的很低,不用担心因为经济问题被拖垮。”

他一直希望感恩中国能摸索出一个新的、符合中国国情的捐赠模式,孵化出更多好的公益平台出来。“我们的原则是从身边做起,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我一般不喜欢跟着某一个团队,如果能摸索出一个更好的捐助模式,为什么要拘泥于另外一种形式呢?”中国慈善需要一个机会。

本文稿件来源:《中国扶贫》记者 杨凤平

 

感恩中国网站创始人简介:
张仁杰,男,汉族。2004年年底,从武术学校毕业的他经朋友介绍来到北京当武术散打教练兼家庭英语教师,并关注和救助街道上的流浪人群和困难人群。
2005年初,他在自己租的1.8平米住处创办了感恩中国网站
至今,张仁杰和他的“感恩中国”网站已经救助病残、流浪、贫困家庭等弱势人群,以及对失学儿童进行助学总计几十万人,他的足迹遍布全国各地的偏远贫困地区。“感恩中国”网站也成为广大网友心目中名副其实的中国感恩门户网站,也是中国最有影响力和公信力的公益门户网站。
 作者QQ号码:622006316
感恩中国网站爱心助学捐助方法:
为加大结对成功率,感谢您耐心地看完:爱心捐助者与感恩中国报道的贫困生一对一结对捐助流程:
1、  选择贫困生
请参考感恩中国主页——助学捐助栏目:http://www.owecn.com/helpedu/
  l         请选择注明“待捐助”的贫困生:一般我们都会把没有还未被捐助的贫困生信息置顶,即状态为“待捐助”的贫困生都会在“助学捐助”栏目的前几页。
  l         若目前待捐助的贫困生不符合您的捐助意向,您可以写信告知我们您的捐助意向,我们会在有符合您捐助意向的贫困生时与您联系。
   
l         请您来信时不要把信息放在附件中,因为我们结对时,会将贫困生的名字在所有新邮件里进行搜索,并为其找最高的捐助类别进行结对,若您放在附件里就有可能搜索不到。
   
l         由于每天的捐助者来信很多,很可能当您选择一个贫困生时他的状态是“待捐助”,但却可能在收到回信时被告知已被捐助。
2、 确定捐助类别爱心助学类型分为四类:若您没有注明捐助类型则默认为B类。
      A类:捐助贫困生至初中毕业(初中毕业以前每学年600元);注:每学年指两个学期。
   
B类:捐助贫困生至高中毕业(初中毕业以前每学年600元,高中阶段每学年1200元);
   
C类:捐助贫困生至大学商议(初中毕业以前每学年600元,高中阶段每学年1200元。贫困生如果考取大学,贫困生家庭、捐助者及感恩中国共同商议资助该生大学学费及其在校生活费的具体数额,捐助者独自完成大学阶段捐助)。
  
D类:捐助贫困生至大学(初中毕业以前每学年600元,高中阶段每学年1200元,大学阶段每学年1800元,大学阶段由感恩中国寻找另外一位或几位捐助者共同捐助)。
3、请将您的真实姓名、电话、居住地址或工作单位地址以及您选择的贫困生的编号和您所选择的捐助类别,发邮件给感恩中国:zhangrenjie@owecn.com ,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回复您的结对申请。

另注:请您务必将您的名字和您捐助人物的名字及其您每一次的汇款、寄物时间、金额或者数额以及汇款或者邮寄时的存根票号发邮件告知我们备档,同时我们会在网上公布您的每笔捐助票号等使之透明。您也可以将汇票存根扫描给我们备档。
如果您想给贫困学生提供帮助请查看《感恩中国助学纪实栏目》:
如果您想给贫困家庭提供帮助请您查看《感恩中国捐助需知》:
如果您想了解感恩中国,请点击察看:
感恩中国视频报道区:http://www.owecn.com/Video/
感恩中国文字报道区:http://blog.owecn.com/user1/owecn
  评论这张
 
阅读(498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