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感恩中国www.owecn.com

 
 
 

日志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2013-01-21 04:41:44|  分类: 焦点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1
2012年7月26日10点16分,1971年出生的耿玉军小心翼翼地翻越土墙前往菜地:“这段时间种的青菜已经长好了,正是上街卖的时候,非常的忙。早晨6点就要起来干活,晚上一般是11点就休息,整个上午都在拔菜、洗菜,下午半天卖菜,整天头都忙晕了。”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2
翻过土墙的耿玉军站在墙角下,把妻子代措和小女儿才仁旺毛一一接过来:“才仁旺毛,你人轻,翻得快,先翻过来,你妈妈眼睛不好,腿脚不灵活,你和我一起把你妈妈扶过来。”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3
来到蔬菜大棚,耿玉军边拔青菜边嘱咐身边的女儿才仁旺毛说道:“告诉你妈妈,青菜拔下来先放到筐里,不要把别的菜给拔掉了,嫩青菜先不要拔,先拔发黄的,否则就卖不掉了,烂掉了,一分钱都甭想卖到。”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4
很快拔满一筐青菜,耿玉军留在最后才走:“才仁旺毛,告诉你妈妈,先把青菜搬走,我把大棚塑料薄膜给盖好后才走,高原就是冷,现在这个时候还要指望大棚的塑料薄膜来保温,如果不盖好,晚上就很容易把蔬菜给冻死。”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5
盖好塑料大棚薄膜,耿玉军一家人相互搀扶爬过土墙:“现在这块菜地是当地人家的,他们不会种菜,就租给我种了。一年给1000块钱的租金就可以了,可能是我脑子傻的原因吧,菜一直种的不好,不仅产量底,而且还卖不上好价钱。”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6
翻完墙,耿玉军搬起土坯把土墙窟窿堵上:“如果不从这个地方翻墙过去的话,需要绕一大圈才可以走到菜地,为了少走路,每天都要翻墙过去,然后用土坯再给垒上。好象是上个月,我人还没有完全翻过去,土坯就滚下去了,把我砸翻在地,躺了好几天才能走路。”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7
搬菜回家,耿玉军一家三口接着洗菜:“早晨已经洗过一次了,这是第二次了,高原早晚温差大,虽然现在是夏天了,水还是冰得很,洗菜的时间稍微长了,手冻得都木了。现在还好点,要是冬天洗菜更难受,不洗又不行,菜上面要是有泥巴人家根本不要。”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8
看到妻子和女儿洗菜比较慢,耿玉军伸出一只手抱怨道:“你看看我的手,到处都开裂,开裂的地方还流血,一沾水就痛。这日子过得真没劲,整天除了种菜就是卖菜,胳膊腿累得都痛,老婆不仅脑子有毛病,而且眼睛有点往上翻,我的女儿脑子也不好,笨的要死。”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9
洗完菜,耿玉军简单收拾院子里堆放的杂物:“这台录音机是和我第三个老婆,也就是现在这个藏族老婆结婚时候买的,早就坏了,分文不值。我们这几间房子是2008年的时候盖的,宅基地是1991年的时候爸爸花费1100块钱买的,房子如果不是两个妹妹和亲戚朋友一起帮忙的话,肯定盖不起来。这房子也是爸爸妈妈一辈子的所有家当。”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10
堆放好青菜,耿玉军拿着铁锹来到自己院子倒塌的菜棚里平整土地:“今年3月10号,这里的雪下得很大,把自家的菜棚压塌了。修的时候是我爸爸找两个妹妹借了2000块钱才修好,上个星期,爸爸打电话来说,非让我自己把这个菜棚重新修好,我知道自己的份量,最多,只能抽空把这块地平一下,其余的我干不了。”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12
带着老婆干活的耿玉军一脸的无奈:“我们几个都是傻子就算了,也该穷,可是爸爸妈妈没有钱,就连老婆娘家人也没有钱,更没有牛分给我们,家里唯一的牲畜就是一条养了10年的狗。老婆和别人生的大女儿还在上初中,虽然不常回来,但要出钱给她上学,辛苦一年,有时候连嘴都顾不上。”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12
带着老婆干活的耿玉军一脸的无奈:“我们几个都是傻子就算了,也该穷,可是爸爸妈妈没有钱,就连老婆娘家人也没有钱,更没有牛分给我们,家里唯一的牲畜就是一条养了10年的狗。老婆和别人生的大女儿还在上初中,虽然不常回来,但要出钱给她上学,辛苦一年,有时候连嘴都顾不上。”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13
“估计菜上的水也干得差不多了,早点儿去给几家熟悉的小饭馆送菜,要不他们就去买别人的菜了,在这个地方,大部分种菜的人都是河南人,他们脑子比我好用,不仅生意做的好,菜种得也比我好,哪方面都干不过他们。”放下手中的活,耿玉军推着小车急匆匆前往县城街道。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14
推车来到街道的耿玉军左右张望:“除了固定给几家小饭馆临时送菜外,一般在下午5点左右才到街道上卖,那个时候城管下班了,才敢出去卖,否则要是被城管逮到了,菜和车子肯定没收,说不准还挨上几拳头,划不来。”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15
来到小饭馆门前,得知老板需要青菜的斤数,耿玉军拿出随身携带的称开始称重量:“这里开饭店几乎都是四川人,本地人会做藏粑,不怎么会做菜,由于是内地人,语言交流起来简单多了 ,时间长了,都是关系户,每次都是亲自送菜上门,人家都相信我的称,也不过来看重量,我一般都是多给,不能亏人家。”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16
称完菜,送到屋,接过钱,耿玉军转身来到另外一家:“我脑子不够用,算不了零数,只能算整数,一般情况下都是五斤或者十斤地卖,这样我可以算出来,否则就不知道多少钱了。现在这个时候的青菜,如果在街道上零卖的话,是两块五毛钱一斤,和老板都是熟人,就收两块钱一斤。”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17
送完三家饭馆,耿玉军拉着剩余的青菜回家:“这个小县城才几万人,人少地大,交通很不方便,整个县城就一条街道,还没有内地一个镇大,这里物价特别高,牛肉都需要25块钱一斤,就我们一家三口人一天光吃饭,不吃肉,需要50块钱左右,老婆和女儿整天想吃牛肉,没钱买,只能不吃。”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18
“今天卖了15斤青菜,30块钱,昨天卖了7斤,14块钱,如果指望这些钱养活一家人真的很难,每个月电费都需要30块钱。一般情况下,我就让老婆和女儿在家里吃,我就厚着脸皮跑到我妹妹家吃,能省就省点,否则真养不活这个家。”返回家中的耿玉军很无奈地说道。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19
2012年7月27日7点55分,耿玉军一个人在菜棚里忙着施肥:“我们这里的青菜最贵的时候应该是3月份的时候,7块5毛钱一斤。可惜,那个时候天太冷,我是个笨蛋,不懂得在蔬菜大棚里加温,只能在5月份的时候才可以种出来,5块钱一斤。现在这个时候是最便宜的时候,也是最好种的时候,也是最赚不到钱的时候。”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20
施肥结束,耿玉军盖好塑料薄膜后,返会家中吃早饭:“这里海拔听说有3800米左右,每年最多只能卖到10月底的时候就不行了,一般小青菜需要一个半月的时间才可以卖,这样算起来一年最多可以卖三拨青菜,4000块钱左右,我除了种植小青菜外,别的菜就种不好,河南人可以种很多种蔬菜,价格比小青菜高多了,他们一年可以挣2万多。”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21
回到家中的耿玉军看到躺在床上的女儿哭泣不停,不愿意吃药,很生气:“这孩子今年上到小学三年级,连十个数都数不过来,老师说她太笨了,就让她不要去上学了。笨就算了,可她就是爱哭,我一听到她哭头都晕了,真的被她哭伤了,哭怕了!这几天她生病了,不吃饭,前天给她买了60多块钱的药,她还不愿意吃,药和比青菜贵多了,这些药都可以买30斤的青菜回来了。”
把爸爸的脸丢光了 - 感恩中国-张仁杰 - 感恩中国-张仁杰的博客
22
虽然再三地哄劝,小女儿最终还是没有吃药,耿玉军连声叹气,来到厨房生火做饭。在父亲,妹妹和外人眼里,他是个脑袋不够用的人,在对自己的评价中,他也认为自己是个傻子。谈及自己这么多年的生活经历,尤其是自己的三次婚姻和父亲的期望,他说了很多:“我是汉族人,不是藏族人,老家是山东省肥城市。爸爸大概是1980年的时候一个人从老家来到高原。爸爸之所以来高原,完全是因为爸爸的妹妹很早就从内地来到高原支边,爸爸以投亲为理由来到这里。爸爸没有文化,只能靠打零工挣钱养家,妈妈带着我和两个妹妹在老家生活,爸爸说我在两岁的时候发高烧把我烧傻了。其实在我记事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和正常人说话做事不一样。看到我傻了,爸爸妈妈很为我的将来担心,大概在我15岁的时候,就开始到处托媒婆帮我介绍女的,那时候还真的帮我买了一个比我大十岁的女人回来。但由于当时没有给村干部好处费,村干部很不高兴,说女方够结婚年龄,可我不够结婚年龄,在这种的情况下同居,是严重违法行为,必须要分开。在村干部的干涉下,和她一起睡了20多天的觉,她就走了。
第一个老婆走了,爸爸妈妈很生村干部的气,就带着我和两个妹妹离开老家,来到了高原生活。爸爸妈妈都是农民,没有文化,没有工作,没有土地,只能在这里依靠打土坯挣钱养家。两个妹妹还要上学,一家人过得特别穷,大概在1993年的时候,我在刨土的时候把自己的腿砸了,花了不少钱,腿也没有完全治好,走路一拐一拐的。记得当时爸爸就说过一句话:脑子坏了,腿也瘸了,赶紧找个女人生个男孩留个后。爸爸妈妈四处借钱,通过一个河南人帮我介绍了一个西藏的女人回来,她结过婚,当时还没有离婚,也没有孩子,介绍费是一千块钱。和我住了一年时间,她嫌弃我们家穷,嫌弃我傻就跑了。过了一年,她又回来接着和我过,我很高兴,也不恨她。谁知道,过了大半年,她又和一个四川男人跑了,再也没有回来了,当时家人很生气,我反而不生气,不恨她,恨也没有什么用是不是?
1995年,县政府鼓励内地人租地种菜,我们家租了3亩菜地为生,我没有文化,最多只会写自己的名字,干不了什么活,只能帮爸爸妈妈打杂。两个妹妹成绩很好,爸爸妈妈省吃俭用供她们俩读书,直到她们考上学、毕业、并都找到了正式工作。
2003年,爸爸妈妈靠种地挣了一点儿钱,还清了外债。于是把剩下的1500块钱通过媒婆,帮我找了现在的这个老婆。她结过婚,还生了一个女儿,爸爸说,不管什么人,能生孩子,最好生个男孩,有个后就行了。一年后,她生了一个丫头,爸爸不怎么高兴,爸爸说,就是砸锅卖铁还要接着生,直到生男孩为止。谁知,生完孩子不久,因为她身体原因必须要结扎了。爸爸哭着说,一个农民老了,靠国家是靠不住的,国家不会给你钱吃饭,不会派人照顾你,死了也不会派人来埋你,只有养儿防老才可靠,女孩再好,也是人家的人,生下的孩子还是和男方一个姓,这个世上,有儿子就有后人,就有靠山,儿子才是自家人,才会在老的时候照顾你,给你吃的,死的时候才会有人把你埋起来。
为了让我老的时候有人照顾,爸爸在她结扎后不久,在当地帮我收养了一个男孩。孩子的爸爸不知道是谁,妈妈是个疯子,小孩子很可怜,但就是不听话。这么多年,我的两个妹妹一心让他好好读书,考大学,可他就是不好好上学,如今已经14岁了,他再也不上学了,喜欢上网,就跑到网吧帮老板打杂,不要工资,管吃有网上就可以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孩子也从来不喊我一句爸爸。
2006年,我肺部生病了,花了一万多块钱动了手术,爸爸妈妈没有钱,都是向两个妹妹和亲戚借的钱。
2008年,县政府开始把菜地收回盖房子,那个时候3亩土地的一年租金是一万块钱,虽然一年挣得不多,但还可以养家糊口。菜地没有了,爸爸妈妈只能到工地推沙子,打零工,我也想去,人家一看我这个样子就不要我。这个地方产虫草,我们去挖过,几天下来,一根都挖不到,眼睛看不到,也不知道虫草从那里长出来。其实这里挖虫草真的不好,不仅破坏草原生态,还让当地的老百姓过分依赖虫草挣钱,不愿意种地,不愿意放牧。现在虫草一年比一年少,如果将来没有虫草可挖,这里估计就乱了。
2010年春节,傻女儿让我给她买新衣服,我很生气,打了她一顿,哪里来的钱买衣服?这么多年我都没有买过新衣服,也没有给爸爸妈妈买过一套衣服,平时吃饭没有钱了,就找爸爸要,爸爸没有钱了就找妹妹借,一次最多借100块钱,借多了害怕他们不高兴。平日里,看到小妹家没有客人,我尽量到小妹家吃饭。如果她家来客人了,我扭头就走,不能在妹妹家丢人显眼。一想到爸爸妈妈不能给我钱了,靠老婆更不行,靠自己也不行,将来生活怎么弄?中间,我也和爸爸说过,想厚着脸皮回老家,我真的不喜欢这里,县城太破了,太穷了,我是汉族,不会说藏语,和当地人很难走到一起,就连当地城管和公安都欺侮外地人。更何况我是个傻子,要想混好难上加难,爸爸说,我们户口都落在这里了,回老家没有土地,没有房子,根本没有办法生活,爸爸还说,内地人在高原时间呆长了,身体已经习惯这里的气候,如果跑到海拔低的地方很容易生病,甚至死亡。确实,我们有个老乡,在这里呆了快20年,老了就回老家养老,本来身体好好的,回去还没有呆两年就生病死了。一句话,在这里,藏族人把我当成汉族人,是外人,回到内地,内地人把我当成藏族人,还是把我当成外人。哪里都不接纳我,哪里都不是我的家。
2011年,爸爸已经70岁了,妈妈66岁,他们实在太老了,患有很严重的关节炎,走路都困难,打临工也没有人要了,挣不了钱,爸爸一个月只有55块的老人补助,妈妈什么补助都没有,老俩口除了每个月55块钱的进帐外,再也没有任何收入了,只能住在离这里将近有一千公里的低海拔地方,在两个妹妹的家里生活,吃她们的,喝她们的。考虑到我还有傻老婆,傻女儿还要吃饭,爸爸妈妈出面帮我租了现在这块菜地,我不会建蔬菜大棚,爸爸妈妈从一千公里远的地方上来帮我忙,买薄膜、种子、农药的钱都是爸爸和两个妹妹借的。走路不方便的他们还要教我种菜,我笨,学不来,前面学,转眼就忘记了。看我太笨,爸爸有时候就对我发火,说我把他的老脸都丢尽了,说我太脏,太傻,爸爸还说,他临死的时候,肯定最牵挂的是我,我是他的儿子,是他的种。他最不喜欢住在我两个妹妹家,妹妹是人家的人,住在人家家里,脸都丢光了,我是他的儿子,只有住在我的家里脸上才有光,只有我照顾他他脸上才有光......”
 
感恩中国人物捐助方式:
请把您的真实姓名、电话、地址或者工作单位以及所捐人物的报道标题、被捐助者姓名、捐助类型(捐款、捐物、或者其它)以及捐款的准确数额或者捐助物资的明细发送电子邮件到zhangrenjie@owecn.com以便我们备档。
 
注:您的资料我们会妥善保管,不会透露给第三方。对于您不愿意公开的个人信息请在电邮里注明,我们回访公布时会进行隐藏。请及时将您每一次的汇款、寄物时间、金额以及汇款或者邮寄时的存根票号发邮件告知我们备档,我们将在网上予以公布。


本文作者简介:
张仁杰,男,汉族。2004年年底,从武术学校毕业的他经朋友介绍来到北京当武术散打教练兼家庭英语教师,并关注和救助街道上的流浪人群和困难人群。
2005年初,他在自己租的1.8平米住处创办了
感恩中国网站
至今,张仁杰和他的“感恩中国”网站已经救助病残、流浪、贫困家庭等弱势人群,以及对失学儿童进行助学总计几十万人,他的足迹遍布全国各地的偏远贫困地区。“
感恩中国”网站也成为广大网友心目中名副其实的中国感恩门户网站,也是中国最有影响力和公信力的公益门户网站。
作者QQ号码:622006316

如果您想给贫困学生提供帮助请查看《感恩中国助学纪实栏目》:

http://www.owecn.com/helpedu


如果您想给贫困家庭提供帮助请您查看《感恩中国捐助需知》:
http://www.owecn.com/donation


如果您想了解感恩中国,请点击察看:
感恩中国视频报道区:
http://www.owecn.com/Video/
感恩中国文字报道区:http://www.owecn.com/reports
张仁杰微博:http://t.qq.com/zhangrenjie
张仁杰QQ空间:http://user.qzone.qq.com/622006316

  评论这张
 
阅读(3092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